糯米知道网

你的故乡历史上出过进士或举人吗?他们有何成就?

快乐农村娃

2021/6/10 9:44:05

你的故乡历史上出过进士或举人吗?他们有何成就?

其他回答(2个)

  • 花丶落成家

    2021/6/17 16:04:44

    中国古代科举考试制度始于隋朝文帝时,逐步完善于唐宋,成熟于明清,最终废止于清末。中国古代科举取士形式与现代社会升学形式有类似,但录取后的社会地位难以相对,这主要是古代社会与当今社会就业制度不同造成。

    古代科举考试,就业目标非常明确,即“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考试犹如打通关,就明清两朝而言,首先通过考试取得府、州、县学的生员资格,此考称童子试,考取后取得生员身份,生员的俗称即是秀才,明清时期秀才考试比现代高考难太多,需经县试、府试、院试三层才能过关,当年洪秀全四次参加童子试均名落孙山,在最后一次广州应试后,偶然发现一本宣传基督教的小册子,才开始建拜上帝会,从此走上反清之路。

    取得秀才身份后,算是国家正式承认的知识分子了,尚未有做官资格,但免交人丁税、免傜役,可到府、州、县学学习,为乡试做准备,也可开讲授徒办私塾成为教育工作者,比如鲁讯笔下三味书屋中的寿镜吾老先生,在考取秀才后,不想走读书做官路,选择了塾师为终身职业。秀才还可以到官府充当幕僚,即我们平常所说的吏。官吏官吏,官是官,吏是吏,有品才能称官,无品称为吏。明代那位做过浙江总督胡宗宪幕僚的徐文长,即是一例典型。一般说来,秀才饿死也不下田劳作。

    秀才相当于现代什么地位之人呢?我认为类似政府中一辈子没转正的混编人员、终身没换过职业的教师,面临继续升学或正在择业的大学毕业生。

    举人是通过乡试,即省级地方考试被录取之士,其中第一名为解元,如明代江南才子唐伯虎就是唐解元。明清两朝的举人是可以被授予低级官员的,相对于进士,举人做官后,上升空间不够,但也有例外,如那位敢骂嘉靖皇帝的海瑞,生前最高官职已达省部级。举人类似现代基层小领导或继续备考公务员职位之人。举人与纯粹学习的研究生们不能简单等同,因为古代科举考试一条路到底,目标唯一,即做官。而现代读书,不管你是什么学历,可选职业百种千种,从创业到择业,从农民到工人,从技术人员到公司文员,从企业高管到学者不一而足,古代的科举制哪能等同呢?比如袁隆平、钟南山、马云、王健林等人应该相当于什么官?谁能回答?

    大多数举人走的都是继续完成科举之路,三年一次的会试,考中者为准进士,其第一名者,称为会员。古代曾有连中解元、会员、状元者,连中三元,被称为三元及第。我能想到的只有明代大学士商辂。会试后再经殿试,最后出榜三甲,由皇帝赐与,一甲者三名,赐进士及第,第一名为状元,第二名榜眼,第三名探花。历史上著名状元有陈亮、文天祥,张謇等,还有那位“滾滚长江东逝水”的杨慎,他乡试第三,会试第二,殿试第一,可为步步高升。二甲为赐进士出身,一般几十几百人不等,三甲为赐同进士出身,也是录取人数若干不等。曾国藩当年就是赐同进士出身,因对考试成绩不甚满意,他后来最不愿提及此事。古代进士可相当于现代正在中央党校培训班的学员,正面临结业后的分配,状元也是其中之一,只不过是组织部门重点考察培养的对象罢了,今后能否继续发展,那就看他的造化了。光绪的老师翁同龢就是一例,状元出身的他最终成为朝廷股肱之臣,是靠他的才干得来。他侄儿翁曾源也是状元郎,但因体弱多病,中状元不久即退出官场,终身以书画为业。

    由此说来,古代科举考试制度演伸出的“读书做官论”其实难与现代教育制度的“读书成才论”现象一一相对,如有比较,且当参考。

  • 南昌晚报

    2021/6/22 15:44:42

    不赞成。


    一件事情做十年不管你刚开始有多么的喜欢都会感到厌倦。


    将自己的兴趣爱好发展为职业如果没有足够的勇气以及能力还是推荐不要做。


    工作是用来养活自己的,是复杂的;兴趣爱好是让自己感到快乐的事情,是单纯的。如果把兴趣爱好当成工作的话,那从一开始单纯的热爱之后你可能会发现你会遇到很多一开始没有遇到的繁琐麻烦。


    比如说,你喜欢小朋友,陪着隔壁家的熊孩子玩一两天或者去到幼儿园待几天你会觉得宝宝非常可爱,连不会吃饭、说不清楚话都是非常可爱的。


    但是如果你做了 十年的幼儿园老师或助教,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小朋友尿裤子,哭着喊着找妈妈,每天应付完小朋友之后还要应付家长的各种询问和质疑,你还会觉得熊孩子可爱吗?


    比如说写稿子你一开始是因为喜欢文字的细腻,希望用文字来记录表达自己的心情,找到情感的共鸣。


    成为一位专业作者之后你会发现你写的文字需要考虑受众,调性,以及各种各样的限制,当然还有出稿的速度,就算你写出一篇十万+之后还会有更多的文字让你去写。其次就是文字写作和文字变现之间总会有很大的一个门槛。修改了很多版本后,你可能会发现你自己好像都不认识自己的文字了。



    当然,如果你在这一行业领域内混得非常好除外。


    印象最深刻的是关于“新闻理想”这一名词。

    大一时曾经问过一位电视台记者每天这样辛苦漂泊是因为“新闻理想”吗?

    他笑了,

    说:“只有既得利益者才会跟你谈论新闻理想,而我们,刚毕业的时候还会有,现在,只是单纯地靠着一技之长去赚钱去维持自己的柴米油盐而已。”


    现在单纯地喜欢一件事情太不容易了,不想再用工作来消耗少有的热情了。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